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sr1890a的博客

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到铜陵去送行李  

2017-04-12 01:31:28|  分类: 历史资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xmm15055496393《到铜陵去送行李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3,4,23

1958年冬我因严重的失眠,在安庆卫校休学一年。一天我在卫校的同桌程,要求我为她在铜陵矿上服刑的父亲送行李..我从小担当家中挑水洗衣的重活,十七八岁能挑起一百多斤的担子。当时社会上正在大办钢铁、农田亩产放万斤卫星,人们日夜劳碌,社会上没闲人。我这位程同学父亲本是公务人员,不幸打成右派,母亲是小脚女人,本人在校不敢请假,我向来崇尚仗义行侠之人,心想,瞒着家人帮她一把。

哪知,这一次我不仅受尽辛劳,受够惊吓,可以说也影响了我一生的命运。

我挑起行李,一头是床大棉被,一头是不大不小的木箱子,里面装着衣物、吃食。大约三四十斤吧。来到安庆码头乘小轮到铜陵去,人们拥挤不堪,好不容易挤挤碰碰地上了船,现在也记不起船是何时靠岸的,只知道艰难地挑着担子,心惊胆颤地从跳板上走下来到铜陵的荒郊野外。我拿着地址向别人询问,那些人都以惊异的怜惜的眼光看着我,说到那儿还得走很多山路,没有交通工具。心中不由一凉,原来以为上了岸就到了的。没办法挑起担子走啊走,肩上的担子似有千斤重,我过去在家挑水是短途负重,这下子要走长路,哪里有那个耐力。越走,越挑不动,眼泪几乎都要掉下来了。记得到处是丘陵地,好久也没遇见一个人家.暮色苍茫,夕阳残照,终于看到一户似人家又似茶 棚的一个地方,我向那里坐着的两三个男人说明情况想借宿。他们把我安排在棚的楼上,这哪儿是楼,只不过是破芦席围起来的一个空间而已,我一下子躺倒在所谓的床板上,劳累饥饿一下袭来,这时传来下边那几个人的恶言讥讽:一个说,“这个小姑娘思想这么反动,居然同情劳改犯,为别人父亲送东西,就是自己的老子,也不应该送。”还有个人说:“觉悟低、脑子进了水”,此时真无法表达自己惊慌,原来社会的政治气氛是如此严峻,而我自己的家正处在风雨飘摇之中,父亲是国民党政府官员,姐夫正被打成右派在劳动改造,而我……

第二天挑起行李,继续赶路,只见前面走来十几个犯人,最初远远看去,就想起一幅俄罗斯名画:《伏尔加河上的纤夫》,这些人神情冷漠、沉默、衣着破烂。他们有扛着工具,有的还戴着脚镣,默默地从我身边走过,投来一种惊异、冷漠的目光。这时,我突然向周转群山看去,只见每一个山头、每一块高地都架着机枪,都站着士兵,虎视眈眈。那时我必竟年轻,哪见过这个阵势,觉得是到了人间地狱,一下子惊慌不已,赶快挑起担子艰难地小跑起来。这时,河沟边一名犯人朝我站了起来喊:“毛姐,你怎么到这儿来了。”原来是我家的邻居,父亲故交之子,我简单回答一句,就头也不回地离开,为此,我好多年都责备自己,为什么不跟他多说几句,告诉他家人的情况,传达他家彼此的信息。他本是一名文弱的书生,在政府工作,因为十几岁时参加国民党的三青团而被打成反革命。

终于到达目的地,见了同学的父亲,竟也是不说几句,掉头就跑,狱警留我吃饭,我哪里肯。

1959年,我到了巢县人民医院,小哥哥在此工作,我到那里一边治疗,一边自学高中课程。那时正逢饥饿年代,我小哥一边负担我的生活,一边为我批改作业。吃饭,我和他吃得一样多,要知道他那时也正是年轻力壮的小伙。大家整天饥肠辘辘。一天安庆卫校校长韩先绶来医院看望实习生,我和他谈到复学问题。他说,安庆卫校已发展成安庆医专,各个大学都在招生,你复什么学,去参加高考吧。1959年度我考取了安徽医学院医疗系。一报到我就向学校反映,我是安庆卫校休学生,跳级考取的,高校在录取前政审时我已反映过。系主任表示正规考取没问题。就这样我开始在安医读书。可是不到一年,我的同桌程犯事了。她因不满父亲被打成右派,书写了“反动日记”,被判七年劳改。日记中当然不断提到我。一天安医我的系主任找到了我说:“你的母校要你回去,我们是兄弟学校,不能影响这一关系。”我当时想是卫校校长要我考的,我回去找校长去。哪知韩校长已调走,接任王校长恰恰与他关系不和,王校长反复问我同程是什么关系,怎么会为程做这种事。又说我不仅思想反动,也违背校纪,休学期间不能考学,学校是不会答应继续深造,回校等候处理。当时我年轻气盛,表示“无论如何都不会回去的”,说完拂袖而去。

我开始在一所学校代课,不想卫校又派两人到该校追我回去。当时的校长是一位民主人士,是基督教徒,严词拒绝说:“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一个年轻的女孩,你们家有没有孩子?”就这样我告别了神圣救死扶伤的事业,开始了我的教坛生涯,一干就是五十年。幸好改革开放,八十年代我被评为全国教育系统的劳动模范,从此摆脱了在灰色阴影下,精神受压仰的生活。

我的同桌程出狱后嫁给一个农民,精神受到严重摧残;还要提一句的是,关心我的韩校长,对我严厉的王校长,都在政治运动中受到迫害,命运坎坷。

那是个疯狂的年代,人们的身体和灵魂都倍受折磨,很少人能超   然世外。

 我在安医读书时

2013.4.23    在去铜陵劳改营的路上 - xmm15055496393 - xmm15055496393的博客
           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3,6,21的《作家文摘》上,获征文三等奖去铜陵劳改营去送行李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
去铜陵劳改营去送行李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   本人在1989年,9月获全国教育系统劳模称号
去铜陵劳改营去送行李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
去铜陵劳改营去送行李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